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杨东教授:如何保护和教育区块链投资者

杨东教授,现任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、大数据区块链与监管科技实验室主任...[详细]

BCH为什么没有黑客马拉松大赛?我们差钱吗?

本文为公众号《行走的翻译C》首发,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。


5月5号,我要去重庆参加BCH线下聚会。印链科技的COO王小莉也在重庆,我想顺便去找她吃火锅。不巧她那天要去北京参加Nuls杯区块链应用设计大赛。听说他们准备了一个亿,资助好的DAPP开发团队。


过去几周,我看到很多项目都在搞类似黑客马拉松的开发大赛。


4月17号,波场宣布要展开为期1个多月的编程大赛,寻求适配于波场主网的冷钱包、热钱包、区块链浏览器这三类应用的优胜者。波场为这些优胜者准备了20亿美元的奖金,程序员再也不用跑到微博上勒索别人了。





4月20号,当社区都在热议EOS的时候,迅雷发布了对标EOS百万级并发处理能力的区块链应用——迅雷链,并同步宣布启动“2018迅雷全球区块链应用大赛”。


他们准备了百万奖金,激励能够在区块链+公益、医疗、教育、社交、交通出行、商品鉴伪、版权等领域有创意的优秀项目和个人。


看着这一个个的应用大赛,我想不通。


为什么BCH社区没有类似的比赛呢?我们差钱吗?我们像是差那百万美金的人吗?我们差那几个亿的奖金吗?

真是不懂。难道我们真的差钱吗?


直到今天中午,看到币赞创始人老刘发的这条微博,我感到五雷轰顶,瞬间开窍了!




BCH社区之所以没有举办类似的活动,是因为准备多少奖金都不够。BCH社区人才太多了!应用太多了!甭管多有钱,谁举办类似的活动都得破产。


今年2月14号情人节,币看创始人老刘送给了社区一份礼物——微博打赏机器人币赞。当时微博上叫“米老头Adam”的用户用币赞让我收到了人生第一笔BCH打赏。我觉得好有意思呀!微博上居然也可以使用加密货币打赏了。


然后我就开始怂恿我的朋友们赶紧去研究币赞,抓紧学会了好给我打赏。现在我们都习惯使用币赞在微博打赏了,甚至还有人把这种习惯带进了微信。。。




3月底,Cointext出来后,我尝试用手机发条短信给美国的朋友转了1美金。太神奇了!玩了一次根本不过瘾,我又给南非的朋友赚了1美金。贼爽!感觉自己特别洋气,瞬间秒杀天天叫我老阿姨的00后。


4月份,在线点唱机Jukebox出来后,我们可以使用BCH在线点播自己喜欢的歌,欣赏高清无码人间胸器。






4月份,Memo横空出世,我们开始使用BCH发微博,秀恩爱。有时候我都差一点相信自己拥护绝对的言论自由,可以在上面瞎哔哔了。这种全新的社交体验启发了更多的BCH爱好者:hwind开发出了Memo的中本版wewo;ansib推出了统计memo数据的temo应用。




一切都是自发的。


5月15号,BCH硬分叉升级会把操作码OP-RETURN扩大至220字节,到时候这些BCH爱好者不知道又要搞出多少好玩的应用。


以前向别人请教隔离见证、闪电网络等方面的技术时,我总是抱怨:Core开发者为啥总整些一般人看不懂的玩意?我朋友一边说我蠢,一边在网上不断查资料,现学现卖回答我的问题。


相比之下,BCH社区的应用可谓是真正的用户友好型,尽量简单,尽量低手续费,把体验门槛降到最低。如果你没有BCH,但是想要体验一种全新的支付方式,可以去free.bitcoin.com上领取小额免费的BCH。


我想,未来有一件事情可能会让我特别骄傲:我所有的朋友们都是因为我的“鼓吹”购买了BCH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